> 转载 > 孩子们身上写的名字道出了加沙父母对以色列-哈马斯战争的恐惧

孩子们身上写的名字道出了加沙父母对以色列-哈马斯战争的恐惧

加沙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 三名儿童的尸体躺在似乎是加沙医院太平间内的一个钢托盘上,他们的一条裤腿被拉起,露出皮肤上用黑色墨水书写的字迹。

阿克萨烈士医院急诊科主任阿卜杜勒·拉赫曼·马斯里博士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我们收到了一些案例,父母将孩子的名字写在腿和腹部上。”

他说,家长们担心“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没有人能够识别他们孩子的身份。

“这意味着他们感觉自己随时成为攻击目标,可能受伤或殉难,”阿尔马斯里补充道。

黑色墨水只是这个人口稠密飞地的父母们感受到的恐惧和绝望的一个小迹象,因为以色列继续对这里进行无情的空袭,以报复 10 月 7 日哈马斯的袭击。

阿克萨烈士医院尸体清洗室的主管称周日是“特殊的一天”。

他拒绝透露姓名,但他告诉 CNN,从周六到周日的夜间死亡人数已超过 200 人,并呼应了阿尔马斯里博士的说法。

“我们今天注意到,许多父母将孩子的名字写在腿上,以便在空袭后或迷路时可以识别他们的身份。这是加沙刚刚开始的新现象。”

“许多孩子失踪了,许多人到达这里时头骨都碎了……不可能识别他们的身份,只有通过文字才能识别他们的身份。”

过去两周,数百名儿童从遭受空袭的建筑物废墟中被救出,这是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地区之一,其中许多人因受伤而无法辨认。

无国界医生组织称,随着以色列继续“全面围困”这片贫困地区,关键物资严重短缺,加沙医院的医生被迫在没有止痛药的情况下进行手术。

无国界医生组织驻耶路撒冷任务负责人利奥·坎斯周一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供应减少意味着外科手术“在没有正确剂量的麻醉品和吗啡的情况下”进行。

“就疼痛管理而言,这并没有发生。目前,我们有人在没有使用吗啡的情况下接受手术。这只是发生在两个孩子身上,”坎斯说。“不幸的是,我们有很多孩子受伤,我正在与我们的一位外科医生讨论,他昨天收治了一名 10 岁的孩子,身体表面 60% 被烧伤,但他最终没有受伤有止痛药。”

“根本没有理由阻止这些基本药物到达民众手中,”坎斯继续说道。

他还承认有“可怕”的报道称,加沙父母在自己或孩子被杀时将孩子的名字写在自己的四肢上。他补充说,同事告诉他,家人睡在同一个房间,因为“他们想同生共死”。

孩子们身上写的名字道出了加沙父母对以色列-哈马斯战争的恐惧
阿德尔·哈纳/美联社
2023 年 10 月 22 日,一名巴勒斯坦医生在加沙代尔巴拉赫的阿克萨医院治疗一名早产婴儿。

卫生工作者也开始看到燃料短缺的影响。坎斯说:“燃料对于水厂至关重要,以便将海水淡化成水……如果没有燃料,就没有优质水。”他补充说,许多人现在饮用未经处理的水,导致腹泻爆发。

周日,哈马斯控制的卫生部发布了一段视频。加沙 Al-Shifa 医院新生儿科主任 Fu'ad al-Bulbul 博士警告说,如果燃料耗尽,他照顾的大多数婴儿都会死亡。

“如果停电,这个单元内将会发生灾难性事件。大多数依赖呼吸机的婴儿都会死亡,因为我们只能拯救一两个婴儿,但我们无法拯救所有婴儿。”Al-Bulbul 在视频中说道。

他的部门拥有 45 个保温箱,主要照顾高危妊娠导致的早产儿。

阿尔布尔布尔说,到周日,他所在的医院已经没有表面活性剂和柠檬酸咖啡因了,这两种物质通常用于缓解早产儿的呼吸问题。

他补充说,大多数婴儿病情危重,他的医疗团队已经精疲力尽,已经连续工作了 18 天。

一名在加沙南部一家医院工作的新生儿医生周一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如果不紧急将燃料运送到飞地,依赖氧气供应的早产儿将会死亡。

在加沙南部的纳赛尔医疗中心,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的 11 名婴儿也面临死亡风险,医院负责人哈特姆·埃德海尔 (Hatem Edhair) 博士说,如果不向飞地运送燃料以帮助为呼吸机和监护仪等重要机械提供动力,该病房的 11 名婴儿也将面临死亡风险。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

“其中大多数是早产儿,”他说。“其中一半人接受需要氧气的无创通气。这意味着其中一半人迫切需要氧气和监护仪。”

艾德海尔博士表示,一名婴儿是通过体外受精受孕的,他的家人想要生下他已经有大约十一年了。

“我怎样才能[告诉]这个婴儿的家人,他们的孩子会因为没有氧气而死亡?” 他一边解释一边说道

陷入危机的医院

与此同时,加沙的医生和卫生工作者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医院的药品、水和电也即将耗尽,而数百名受伤的巴勒斯坦人仍在寻求治疗。

加沙代尔巴拉赫的阿克萨烈士医院院长伊亚德·伊萨·阿布·扎赫尔 (Iyad Issa Abu Zaher) 博士表示,以色列从周六晚到周日在附近投下炸弹后,有 300 多人前往该医院寻求帮助。

他补充说,情况已经变得“灾难性”。

“世界上任何一家医院都不可能接收这么多伤员。没有房间或医院床位来容纳这些伤者。伤员们在手术室门口,彼此叠在一起,等待轮到手术,”他感叹道。

两周前,以色列宣布对加沙进行“全面围困”,以回应哈马斯的袭击,对飞地进行空袭,并切断了全体居民获得食物、水和电力的途径。

哈马斯的袭击造成至少 1,400 人死亡,其中大多数是平民,这是大屠杀以来对犹太人最严重的屠杀,另有 200 多人被扣为人质。

据被占领西岸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卫生部称,自10月7日以来,加沙的死亡人数已上升至5,000多人,15,000多人受伤。

此后,医院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从照顾大量伤员,到在炸弹如雨点般落下和发电机燃料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获取救生医疗用品。

孩子们身上写的名字道出了加沙父母对以色列-哈马斯战争的恐惧
阿贝德·哈立德/美联社
2023 年 10 月 17 日,受伤的巴勒斯坦人坐在加沙城的 al-Shifa 医院里。

周末,第一批援助卡车车队被允许从埃及进入加沙,但通过拉法过境点的 34 辆车辆没有一辆运送燃料补给。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CNN) 计算显示,加沙的援助物资比正常情况下 10 月 7 日至 10 月 22 日期间交付的物资少了 7,200 多卡车。

联合国表示,该领土通常每天接收 455 辆援助卡车,这意味着这 16 天内应该有 7,280 辆卡车抵达。换句话说,加沙收到的援助金额只有正常情况下 1% 的一半(二分之一)。

人道主义组织还强调,周末交付的物资与需要的物资相差甚远。

世界卫生组织在周六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还远远不够。”

周日,联合国援助巴勒斯坦难民的机构警告说,其燃料储备将在三天内耗尽。

无法撤离

以色列一再警告居民在以色列军队预计地面入侵之前撤离加沙北部地区。

巴勒斯坦红新月会表示,以色列军方周五向圣城医院发出了三项疏散令,该医院正在治疗 400 多名患者,并为约 12,000 名流离失所的平民提供住所。

“我们没有办法安全疏散他们。大多数患者伤势严重,”发言人内巴尔·法萨赫周日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法萨赫表示,包括圣城在内的 24 家医院“由于以色列的疏散令而随时面临轰炸”的威胁。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CNN) 尚未独立核实这一数字。

圣城医院管理部门还表示,以色列军队多次联系他们,要求立即疏散医院,为夜间空袭做准备。

在被要求置评时,以色列国防军回应称,它要求加沙地带北部地区的居民撤离,“以减轻平民伤害”。

以色列国防军声明补充说:“哈马斯故意将其资产埋入平民区,并利用加沙地带的居民作为人体盾牌。”

典型的夜猫子,失眠者。爱好LOL、徒步、旅行、拍照、音乐、小球。E-mail:[email protected]

孩子们身上写的名字道出了加沙父母对以色列-哈马斯战争的恐惧: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