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 哈马斯大规模突袭 以色列罕遇安全地震

哈马斯大规模突袭 以色列罕遇安全地震

以色列作为绝对优势方,应该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平民伤亡,如果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认为耶路撒冷是首都,我觉的双方可以考虑合并成一个国家。
作为以色列,既然认为自己是民主国家,就应该接收不同的宗教信仰,作为巴勒斯坦人,以色列的经济也可以让他们大多数人过上更加好的生活,大家是一个国家,自由选举决定谁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不是很好吗?前面把大家的基本权利确定好,比如保护犹太教/伊斯兰教。军队国有化…大家共享和平多好。
As the absolutely dominant party, Israel should try to reduce unnecessary civilian casualties. If both Israel and Palestine consider Jerusalem to be their capital, I think the two sides can consider merging into one country.
As Israel, since it considers itself a democratic country, it should accept different religious beliefs. As Palestinians, Israel's economy can also allow most of them to live a better life. We are one country, and free elections determine who is the leader. Aren’t the owners of this country very good? Let’s determine everyone’s basic rights, such as protecting Judaism/Islam. Nationalize the military… It would be great if we all share peace.

本博客评论

“十月战争”(又称第四次中东战争) 五十周年,巴勒斯坦武装组织哈马斯选择次日向以色列进攻绝非偶然,袭击的规模史无前例,袭击的对象是军人也是平民。专家分析,哈马斯10 月 7 日发起的前所未有的大规模袭击,旨在重新洗牌以巴冲突,就像埃及总统萨达特1973年10月7日发起的攻势一样, 打乱了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的力量平衡。--法广

哈马斯大规模突袭 以色列罕遇安全地震
2023 年 10 月 7 日,巴勒斯坦人在汗尤尼斯南部以东的加沙地带围栏上庆祝一辆被摧毁的以色列坦克。加沙地带的激进哈马斯统治者在星期六黎明时分对以色列发动了史无前例的多线攻击,向数千人开火数十名哈马斯武装分子通过空中、陆地和海上渗透到戒备森严的边境多个地点,发射火箭弹,让这个国家在这个重大节日措手不及。 AP - Hassan Eslaiah

法国世界报分析,在中东人民的想象中,哈马斯突击队突破加沙地带周围的坚固围栏,让人回想起埃及军队越过以色列沿着苏伊士运河修建的壁垒巴列夫线的情景。加沙走廊的铁栅栏与巴列夫线都被认为无法穿过,但最终都被穿越了。

1973 年的战争以色列几乎输掉,至今仍是以色列心灵上的创伤。它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从戴维营和平到以色列入侵黎巴嫩,深刻重塑了中东。显然,现在猜测这场新冲突的确切后果还为时过早。这场冲突是在犹太历节日“住棚节”黎明时爆发的,一如“十月战争”在赎罪日开始。 但五十年前的中东地缘政治与今天看不出有多大关系。

世界报的分析认为,显而易见的是,哈马斯发动的袭击规模与其自2007年接管加沙以来所进行的行动完全不成比例。中东正在经历着一场新的政治安全地震。首先必须说,犹太国家遭受了挫折。

以色列遭受重挫

数字在说话,在哈马斯发动进攻刚过12小时,以色列当局宣布至少300人在哈马斯进攻中丧生,1500多人受伤。他们或死于火箭弹或死于潜入以色列领土的哈马斯枪手。根据以色列媒体,数以百计的以色列军人和平民遭俘获,被关押在加沙。巴勒斯坦卫生部则表示,在以色列发动空袭后,至少232名巴勒斯坦人丧生,1610人受伤。当日下午,以色列军方宣布继续在以色列22处不同的地方搜寻潜入的哈马斯枪手。显然,这已远远不是“巴以冲突”这一通常描述两国间发生的暴力一词所能形容的。

在以色列一方,除去造成空前的人员死伤之外,以色列遭受的挫折如同1973年一样,其暴力程度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象征性:哈马斯把战争带入以色列领土,其强度是1948年犹太国家建立以来从未有过的。过去,哈马斯少数枪手曾成功潜入以色列,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2006年导致拥有法以双重国籍的士兵沙利特被俘事件,但这些入侵总是非常迅速并且只涉及非常有限数量的人。但这次却是一场真正的多地打入以色列领土的陆地军事行动,黎巴嫩真主党常常威胁对以色列发动类似的攻击,但只停留在口头宣传,而哈马斯做到了。

对于以色列政府来说,整个上午都处于瘫痪状态,仿佛茫然无措,这是几乎没有先例的失败。哈马斯如此规模的行动显然需要数月的准备,但以色列情报部门却没有看到任何进展。对于喜欢将自己标榜为以色列“安全先生”的内塔尼亚胡总理来说,这场灾难紧紧地和他的名字连在一起。在最初的震惊和神圣联盟至少持续几天之后,利库德集团领导人将被追究责任。不确定他能否在政治上度过这场灾难,相比之下,他的司法改革造成的危机似乎只是一个“小烦恼”。

法新社的报道则认为,新的加沙战争不可避免地会在中东地区产生后果。哈马斯的大规模突袭直接打击了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的正常化进程,该进程始于 2020 年夏天,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巴林承认了这个犹太国家,摩洛哥随后也加入了这一进程。近几个月来,沙特与美国之间旨在促成沙特王国与犹太国家之间建立外交关系的谈判又恢复了活力。但是,与往常一样,加沙遭以军轰炸的图像有望激怒阿拉伯国家的舆论,并使他们的领导人,至少是那些与以色列建立关系的领导人陷入非常尴尬的境地。哈马斯向该地区各国和西方各国政府发出的信息很明确:没有巴勒斯坦,中东就不可能有稳定。

血的代价

伊斯兰极端分子组织哈马斯当然在这件事上赌大了。以色列对其封锁,国际社会拒绝承认其作为政治对话者,迫使其扮演加沙地带管理者的吃力不讨好的角色,如同曾经管理加沙的法塔赫领袖阿拉法特那样。无论如何,哈马斯最近几个月在约旦河西岸发动抵抗的努力并没有产生真正的势头。哈马斯现在回归基因,选择通过武装斗争来摆脱僵局。

分析认为,哈马斯这一血腥的操作极其危险,预计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将揭示巴勒斯坦武装分子在进入加沙郊区的城镇中造成的流血程度。社交网络广泛流传着哈马斯自己发布的入户杀人,人质游行,裸体亵渎等恐怖画面,这些图像有望让这一伊斯兰运动重获“恐怖分子”的称号,哈马斯在 20 世纪 90 年代和 2000 年代的自杀性爆炸活动中为自己赢得了这一称号,此后一直未能摆脱这一恶名。现在,一场信息公关战已经开始,一点都不能确定哈马斯以及巴勒斯坦事业会在西方舆论中取得胜利。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哈马斯本应在 10 月 9 日星期一向国际刑事法院提交一份长达 400 页的控告书,详细列举以色列在耶路撒冷犯下的侵犯人权行为,特别是殖民化和强迫人口迁移,驱逐了巴勒斯坦人,由犹太定居者取代。哈马斯的法国律师Gilles Devers称:“该运动的武装派别认为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因此我们决定推迟提出申诉”。

加沙走廊的人民也面临着为哈马斯的野心付出高昂代价的风险。自周六早上以来,以色列飞机袭击了数十座建筑物,其中包括三座十多层的塔楼。以色列军队声称在开枪前“要求居民撤离该地区”。

令人遗憾的是,『奥斯陆协定』签署三十年后,当犹太人在西岸的殖民化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以色列掌权的极端分子除了要他们屈服、就是监禁或死亡,没有向他们提出任何前景,在加沙这片飞地,许许多多巴勒斯坦人,一如在约旦河西岸或者是海外侨民,感受到的是与哈马斯的团结。

典型的夜猫子,失眠者。爱好LOL、徒步、旅行、拍照、音乐、小球。E-mail:[email protected]

哈马斯大规模突袭 以色列罕遇安全地震: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

了解 李英杰害虫 的更多信息

立即订阅以继续阅读并访问完整档案。

Continue reading